社會丨AI趕考 疫情賦予使命,但先要活下去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徐梅 日期: 2020-05-07

新冠疫情將所有企業置于人員、客流或供應鏈隨時斷裂的險境,企業不分大小、甚至不分行業,都跌入了現金流困境。對還在融資階段的新創AI企業來說,這更是生死大考

新冠疫情將所有企業置于人員、客流或供應鏈隨時斷裂的險境,企業不分大小、甚至不分行業,都跌入了現金流困境。對還在融資階段的新創AI企業來說,這更是生死大考

大部分AI公司成立于2016年前后,一個興起不到五年的產業因為社會對無人化、智能化的空前剛需,在這次突擊大考中獲得了意想不到的天地大開

?

本刊記者? 徐梅? 發自北京?? 編輯 ?周建平 [email protected]

頭圖:3月16日,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門診大廳,一臺智能消毒機器人噴灑消毒劑(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

?

“疫情是黑天鵝事件,泛人工智能產業有很多泡沫,沒有技術、沒有團隊價值觀、沒有供應鏈管理能力的,這次直接退出了。”

31歲的唐博維是機器人教育行業的資深創業家。2015年尚在攻讀博士學位的他從卡耐基梅隆大學休學,回國創立一維弦科技,“市面上三千家機器人公司,我們是為數不多可以制作關節伺服電機的,機器人的胳膊可以活動。”

由于商用機器人市場還未爆發,唐博維選擇了高端機器人教育市場,培養人才、蓄勢突破,他們與全國272所高校建立了合作關系,搭建機器人實驗室,讓新工科的學生在學校就可以接觸到最前沿的技術和設備。

“學校開不了課,很多合作都無法往下推了。”朋友圈仿佛一個雙聲道的悲觀信息播放器,“初創企業、教育行業是兩個重災區,我們兩邊兒都占了,”他是北京人,對“非典”記憶深刻,“武漢宣布封城,我當時特別悲觀,我們的產品和服務都進不了學校,要等到夏天,這個學期就報廢了。”

他和投資人緊急商量了“冬眠計劃”,“做了一個非常艱難的預算,僅保留團隊最核心的成員。但即便如此,我們的現金流最多也只能撐過六七個月。”還有一個考量,讓他不愿意啟動這個計劃,“冬眠過后,我們也基本耗盡,奄奄一息了。”

新冠疫情將所有企業置于人員、客流或供應鏈隨時斷裂的險境,企業不分大小,甚至不分行業,都跌入了現金流困境。對還在融資階段的新創AI企業來說,這更是生死大考。

朋友圈一片哀聲中,也有敏銳的投資人和同行發聲,稱這個時候正是武漢,乃至全國最需要“無人化、智能化”支持的時候。

“與其休克,不如以戰養戰。”大年初三,一維弦的研發團隊緊急集結,“測體溫、測口罩、噴灑消毒液是剛需,我們分析承擔這些任務的防疫機器人不僅武漢需要,全國都會需要。”

他們在2017年研發制造出的機器人MoRo此時派上了用場。它結合了硬件、軟件和算法領域的尖端技術,穩定可靠、拓展性強。“這個產品技術上非常成熟,直接在這個基礎上搭載需要的模塊,就可以做出巡檢防疫機器人,我們叫它MoRo S。”

這個決定有些冒險,如果疫情快速消失,研發和生產的投入也難以追回。通過媒體報道和朋友圈,唐博維知道在武漢封城之后艱難決策的不止自己。

在各種力量的推動下,以自身科技能力參戰抗疫的泛人工智能企業很快就將投入武漢大會戰——醫療影像AI、機器人、無人車這一支年輕的智能部隊,與全國四萬兩千多名醫護一同馳援武漢和湖北。

?

“你們早幾天來就更好了”

醫療影像AI跑在最前面。

1月28日,大年初四,依圖醫療的“胸部CT新冠肺炎智能評價系統”,正式在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上線。

這是全國第一個投入一線使用的新冠肺炎AI影像系統,在上海臨床測試一周,確保“好用”之后,依圖醫療快速完成了對武漢醫院的異地部署。

“協和醫院24小時之內就用上了,當時他們的胸部CT量已經是平時的五倍。”依圖醫療副總裁方驄是武漢人,2017年就開始跑武漢市場,跟武漢各大醫院合作,“醫護穿著紙尿褲在救人,這不是我們借產品出風頭的時候,必須確保靠譜,能幫上忙。”

之后三天內,武漢市其他定點收治新冠肺炎醫院都用上了這個AI輔助診斷系統,“一周之內,荊州、黃岡幾個地方也上了。”

技術實力強、市場反應快,是依圖在業內的一大特色,“依圖醫療團隊2016年成立,2017年上半年就把AI診斷接入了臨床,在國內是最快的。”依圖醫療2018年估值達到10億美元以上,是國內醫療大數據和人工智能領域的首個獨角獸企業。

1月23日武漢封城當天,依圖醫療成立了針對新冠疫情的項目組。

方驄從武漢帶回的第一手觀察,促使依圖醫療CEO倪浩和醫生出身的醫療副總裁石磊博士快速作出了召集團隊的決定。

“過小年 (1月17日) 的時候我在武漢出差。”方驄本以為這會是一次輕松愉快的節前拜訪,卻發現有些不大對頭,“我上午去湖北省衛健委,發現處級以上的干部全部不在辦公室,我問了留守值班的,說他們都在漢口的指揮部值班。”

方驄又去幾個合作密切的大醫院拜訪,她看到醫院的保安,甚至電梯員,都戴著口罩,有的甚至穿著防護服。

“同濟、協和已經開辟出三四層的院區,專門收治當時叫‘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人。”一位相熟的專家見到她的第一句話就是,“現在情況很嚴重,你趕緊離開!”

1月21日,方驄離開武漢,打算過兩天再回去過年,“沒想到武漢封城,回不去了。”情況非同尋常,必須快速響應。“我是80后,經歷過‘非典’,如果情況跟‘非典’一樣,醫療體系的壓力可想而知。”

十幾個工作群迅速成立,一百多人參與其中。“我們臨時成立項目組的時候,團隊里最遠的同事在拉丁美洲。”

新冠肺炎AI影像系統第一版在上海市公衛臨床中心上線不到三秒鐘,就能完成快速篩查和定量評價。初步的臨床驗證表明,系統的定量分析與醫生的評價結果高度相似。

此時的武漢,乃至湖北,醫院面臨嚴重的醫療資源擠兌。

“不管內科、外科、門診、住院,首先都得掃一個肺。”一次胸部CT產生300張影像,醫生肉眼閱片至少需要5-15分鐘。門診擠滿了市民,排著長隊等待排查,已經確診的患者在治療期間每五天還要再做一次CT檢查。

一線影像科醫護即便超負荷連軸轉也難以應對。系統在武漢上線后,方驄收到一位放射科醫生的微信,“你們早幾天來就更好了。”

?

“創業五年,沒經歷過這樣的極限考驗”

智能硬件的生產需要工期,針對場景需要設置模塊、設計圖紙、生產樣機,并在樣機上做調整,最后才能量產,交付使用。

唐博維說疫情像是一次突擊考試,“考技術儲備、考供應鏈管理,其實更受考驗的是我們對行業真正的理解。”

唐博維 圖/受訪者提供

他很慶幸自己當初那個“以戰養戰”的決定,“‘價值早于受益’,是我們公司的宗旨。我在高校給同學們上課也是圍繞著機器人到底能干什么,而不是機器人怎么能騙到錢。”

機器人到底是什么?機器人該用來做什么?

唐博維有一個自己的理解,這個理解是他在創業實戰中總結出來的,“不要被‘人’字誤導,Robot這個詞的英文釋義并沒有人的屬性,‘機器人’是從日本翻譯過來的。其實它首先應該是一個智能化設備,但這個翻譯強化了人格化屬性,也影響到了其后很多機器人產品的研制。”

一維弦投放到武漢中心醫院和漢口火車站的防疫機器人MoRo S,看上去十分樸素,就像一個帶輪子會自動移動的家用加濕凈化器。

在漢口火車站內工作的MoRo S機器人

“機器人的本質其實就是智能設備,它的價值也應該回歸本質,”唐博維總結了機器人實現價值的“3D原則”——即骯臟(dirty)、無聊(dull)、危險(dangerous),“能夠在這三種環境或者承擔這三種類型工作的機器人,是最具價值的。”

MoRo S具備體溫檢測、口罩檢測、消毒液噴灑等功能,幾乎是3D原則的實體注解——深入疫區,在龐雜的人流中巡視辨識發燒的潛在患者,重復執行消殺任務。

從設計圖紙到完成樣機組裝調試,“我們一共只用了四周時間,這中間還包括物流快遞的時間,因為疫情影響,北京研發中心和廣東供應鏈企業之間的快遞要慢一點。”

2月14日MoRo S完成了樣機試制,3月6日首批10臺量產機出廠。產品交付到武漢時,前線的同事全副武裝,去做了直播。

唐博維和伙伴們捧著手機看直播,很激動,“我們從準備休克的狀態,一下子翻轉,投入戰斗,公司上下的心氣兒都不一樣了。”

趕考過關的還有供應鏈上強大的合作伙伴,他們的電池供應商本來是武漢的,疫情封城,只能臨時調整供應鏈。“廣東的供應鏈太牛了”,國內供應鏈完善敏捷,是他當年堅持回國創業的一個重要原因,“創業五年,我們的供應鏈也沒經歷過像這次這樣的極限考驗。在硅谷,這更是不能想象的。”

?

“疫情晚兩年發生就好了”

2月4日,國家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出了一份倡議書,面向全國的人工智能學會、協會、聯盟、企事業單位發起社會動員,倡議他們針對抗疫和防疫應用場景,“攻關并批量生產一批輔助診斷、快速測試、智能化設備、精準測溫與目標識別等產品,助力疫病智能診治,降低醫護人員感染風險,提高管控工作效率。”

由主管部門發出的倡議,吹響了泛人工智能行業的集合號。大部分AI公司都成立于2016年前后,一個興起不到五年的產業因為全社會對無人化、智能化的空前剛需,險中求生,逆行抗疫,許多像唐博維這樣的創業者也因此獲得了意想不到的天地大開。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放射科主任查云飛教授正在使用新冠肺炎AI影像系統

2月19日,工信部辦公廳又發出《關于運用新一代信息技術支撐服務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工作的通知》,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數字技術被寄予厚望。

大科技公司與新創企業一同發力,在疫情監測分析、病毒溯源、防控救治、資源調配、企業復工復產等方面全力發揮信息技術的支撐作用。

依圖醫療領跑影像AI落地武漢后,阿里達摩院、騰訊覓影等更多機構也參與進來,將AI部署到了多地醫院一線。

唐博維看到不少同行在朋友圈“活了過來”,“至少有小一百家機器人公司投入了防疫機器人、醫療機器人的生產,投放到武漢的產品也非常多。”

據媒體報道,2月27日,醫療服務機器人小珈在武漢雷神山醫院正式“上崗”,負責智能物資配送的工作,包括送物資進隔離區,回收被服、醫療垃圾等。

3月1日,四臺來自大慶的自動炒菜機器人“鐵人廚師”開始分別為火神山、雷神山制作餐食。

一些主打精神陪護的高端機器人也投放到了方艙,但是醫護太忙了,病人也顧上不跟它們深談。它們有時會被“大材小用”,護士給它們披掛上一件帶兜的醫生外套,再往兜里塞進方艙患者需要的藥品,就被當成醫療物資配送機器人用了。

無人物流機器人和無人物流車也在封城后的武漢上路,京東物流武漢仁和站距離武漢第九醫院只有600米,疫情期間這個站點承擔著第九醫院醫療物資的配送,物流機器人從仁和站出發,沿著街道一路前行,穿過建設二路路口,穩穩當當地將醫療物資送到醫院門口。

疫情極大地推動了AI產品的落地,甚至改善了許多人對AI的印象,過去人們會問,它們可靠嗎?它們會搶走我們的工作嗎?疫情之下,影像診斷系統成了醫生得力的助手,機器人出入于危險的隔離區,無人車完成無接觸配送的最后一程,令人生疑的AI在急難中顯示了獨特的能力和價值。

大年初二剛過,鐘南山院士團隊就啟動了咽拭子采樣機器人的研發,這項緊急研發是與中國科學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合作的。3月9日,他們對外公布了首期臨床試驗結果,首期20例受試者的臨床試驗,咽拭子機器人采集樣本80份。細胞學檢測結果顯示機器人采樣一次成功率大于95%,且操作力度低于醫務人員平均操作力量,受試者咽部均無紅腫、出血等不良反應。

鐘南山說,機器人采樣除了可以減少醫務人員采樣交叉感染風險,還能“提升生物樣本采集的規范性、保證標本質量。排除采集咽拭子過程中,因醫務人員水平差異導致咽拭子采集操作的不規范”。

局面鼓舞人心,也催促行業和政策加速。

在創新工場“疫情后系列”第一場在線分享會上,國內無人車領軍企業文遠知行的CEO韓旭言辭懇切,“作為工程師出身的我,和文遠知行所有工程師一樣慚愧,我們現在還不能把Robotaxi投入到真正的運營當中,疫情晚兩年發生就好了。”

他表示疫情將加速他們在技術研發上的投入,“如果我們能做到純無人駕駛,那么自動駕駛運送疑似病人是非常適合的,車里只有病人,沒有司機,運送完一個疑似病人之后,我們可以迅速地消毒車,避免下一個病人交叉感染。”

4月20日,廣州新增五例無癥狀感染者,其中一例為一位無固定職業者,曾在4月10日和13日代人開過出租車。消息傳開,乘坐過這輛車牌號為粵A 6J1H3的乘客人人自危。

廣州正是文遠知行全球總部所在地,韓旭呼吁政策上的突破,希望法規能夠盡早支持全無人自動駕駛的測試。“我們最核心的問題是把技術做到足夠穩定,早日讓自動駕駛車真正地變成無人駕駛。我也給我們工程師團隊提出要求,2020年是穩定之年。我不要求技術做得有多酷炫,但是我需要做到非常穩定。”

2020年,文遠知行將在廣州繼續擴大運營,部署數百輛Robotaxi。韓旭期待推動政策在2021年可以許可部分區域去掉安全員,到2023年,他希望能在廣州大部分區域實行Robotaxi的無人載客運營。

4月20日,百度在長沙面向大眾免費開放自動駕駛出租車體驗,車內仍然配置安全員及專業技術人員,隨車保障行駛安全。目前,全球真正商業化的無人駕駛出租車服務“Waymo One”于2019年12月落地,在美國某個州的郊區運行。

?

“不要浪費每一次危機”

馭勢科技與文遠知行同屬無人車賽道的頭部企業,但馭勢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吳甘沙從2016年2月創業之始,就堅持“邊緣式創新”,在公開道路無人載客受限于技術穩定與政策放寬之前,他們聚焦在特定場景無人駕駛的規模商業化。

吳甘沙 圖/受訪者提供

2019年最后兩個月,馭勢科技先后開啟了兩個完全無人駕駛的常態化運營項目——上汽通用五菱在寶駿生產基地的廠區物流項目,以及和香港國際機場合作的行李運輸無人物流項目。

吳甘沙說這兩個項目在無人化、常態化上非常有典型意義,“第一是無人化,車上完全沒有安全員;第二是常態化,例如機場無人物流車,一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20個小時,留4個小時對車輛進行運維,同時能做到風雨無阻。”

疫情突發,但他們的幾百臺無人物流車仍然可以常態化運營,“疫情讓我們看到,我們需要有彈性、反脆弱的機制和基礎設施。毫無疑問,無人化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吳甘沙笑稱跟韓旭等同行是一起爬同一座山,“只是路徑不同。”

從過年到現在,馭勢科技一直處于“戰時狀態”。創業以來,吳甘沙是標準的007(一周七天無休)和空中飛人,出差飛行途中是他看書和補給的時間。“我跟團隊的同事們也說了,現在暫時沒有那么高頻次的出差,在家里把未來的業務好好想清楚。就像弗里德曼文章里說的那樣,新冠疫情開啟了一個新的紀元,After Covid-19,我們回不到過去了!”

“丘吉爾說過,‘不要浪費每一次危機。’我希望利用好這次危機,對公司整體做一個提升。每一次災難中都會有一些個體存活,并更加強壯,我們希望能夠成為這樣的組織。”2月3日,在馭勢中層以上動員會上,他神色嚴峻,“情況遠遠超出預期,必須做些不同的事情面對這場危機。”

“戰時”也讓吳甘沙看到了員工身上不同的精氣神。“我們還在燒投資人錢的階段,疫情發生后,我們沒有底子去大量捐錢捐物。我們能做的就是盡一切努力去保證此前對客戶的承諾。”他們在疫情早期花了很大氣力,確保客戶不受影響,“香港機場整個疫情期間無人車運輸工作沒有停。由于香港后來已經不允許內地這邊的人再過去了,春節期間在那里的員工就一直堅守,因為一回來就沒有人能再去了,他們在這期間做了最重要的貢獻,把整個運營和運維逐步交給了香港的合作伙伴。”在寶駿廠區物流項目負責的技術同事,跟汽車廠的技術人員一起,只用了兩天時間,就將無人拖車改造成了無人消毒噴殺車,“不運貨的時候,就用它給廠區做消殺。”

吳甘沙和研發團隊在工作

馭勢也推出了無接觸配送車,吳甘沙說,那個并非企業自上而下布置的,而是同事們責任心自我驅動去做的。“完全是自組織的,他們幾個員工湊在一起,找了一個合作伙伴,提供底盤和車,把我們的技術搭載上去,當然公司也盡量去支持。”

當時這類產品的供應鏈斷了,員工就自己找了PVC材料,自己切割,把無人車外殼做出來。吳甘沙贊嘆員工在特殊時期迸發的聰明才智和動手能力,“細看略顯粗糙,但是運行起來整體感還是挺好的。”這臺無人配送車后來一直在馭勢北京所在的園區里做物流配送。

?

“天賦使命”

天氣漸暖,雖然疫情的全球防控還看不到拐點,很多熱詞已經流行開來,“新基建”、“后疫情時代”等等。在國家發改委、中央網信辦的推動下,中小微企業都將加速數字化轉型,播音員小心翼翼地念著新詞,“上云用數賦智”,不知道意思,還真不知道該在哪里停頓換氣。

作為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醫療AI、機器人、無人車都站在了政策風口上。2020年原本就是工信部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的收官之年,2018年工信部面向企業發出了產業創新重點任務揭榜“英雄帖”,2020年1月張榜公布了入圍企業名單,這些企業將成為智能產品、核心基礎、智能制造關鍵技術裝備和支撐體系四大領域的標桿,在17個細分領域組成科技攻關“AI國家隊”。

馭勢科技和依圖科技都是所在領域的入圍企業,疫情加大了政府及監管部門對揭榜企業盡早完成攻關任務的期待,頭部企業在疫情中的應對和表現也直接對所在行業產生導向影響。

“無人化是新基建的基礎設施。”吳甘沙說,過去他與客戶交流,很多時候,對方會覺得無人化物流只是一個癢點,“現在它已經變成了一個痛點和爽點,不確定性導致的人員的不可獲得性或脆弱性,帶來的管理成本,使得無人化新產品的價值增值從過去的百分之十提升到百分之三四十,此外在安全上面帶來了新的價值。更多的中小客戶一算賬,他們也有了這種需求,不像原來只有少數大客戶有意愿和能力嘗鮮。”

馭勢科技今年一季度營收是去年的三倍,目前已經拿到接近去年全年一半的訂單收入。吳甘沙說,“幾乎一個半月沒有跑客戶,卻因為疫情取得了這樣的成績。所以在空前的外圍壓力下,我們又保持著樂觀。”

馭勢科技完全無人駕駛物流車在機場運輸行李 圖/受訪者提供

唐博維也對機器人行業充滿信心,先期投放的MoRo S實用穩定,得到了受贈單位的好評,一維弦科技入圍了工信部第四批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名單,“銀行給予了我們很大的資金支持,產品在海外也有市場需求,我們的上下游配套企業在復工復產上也得到了相應支持,使我們具備了根據需要隨時擴大生產的能力。”

4月底,第二代優化迭代產品也即將上線,防疫機器人將成為他們公司在“后疫情時代”的一條重要產品線。

“從疫情發生以來,我們每個月都有營收,除去國家政策減免的部分稅收,都按規定繳納了增值稅。”年輕的CEO最開心的是,“大家伙兒沒白忙,工資收入沒有受到影響,心也更齊了。”

“過去人們可能覺得無人化是遙遠的,現在除了效率之外,還有一個出于安全性的剛需。”唐博維認為,即便疫情結束,也不意味著如今涌現的市場就消失了,“整個社會公共衛生意識提升,防疫機器人可能會成為日常設備,大范圍普及。”此外,還會有大量服務類機器人的應用場景出現。

2017年他們自主研發的機器人MoRo,被評為當年CES(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最酷的14個科技產品之一,國內一位業內專家看到后連連感嘆,“我以為這種機器人,五年以后中國才會有。”

唐博維當時很高興,“后來才明白,那句話的意思是‘太高端了,五年內沒有市場’。”耐心等待市場真正成熟的他,終于看到產品加速落地、行業快速進階的契機。

依圖醫療也收到很多好消息,他們的AI肺炎評測系統,率先獲得了浙江省的省級應急審批,“原先可能需要一兩年時間審批的,這次只用很短的時間就批下來了。”

為了保證安全性,應急審批半年內有效。半年后,他們仍然要去走傳統審批流程,方驄依然感到振奮,“不管怎么樣,它表明監管機構為了應對這次疫情,對AI技術和其他新技術的進入,展現出一種擁抱、支持的態度。打破了以往壁壘森嚴、周期很長的管理模式。”

依圖醫療的胸部CT智能4D診斷系統已經按要求提交了所有材料,有望在業內最早一批獲得“第三類醫療器械資格證”。這是最高級別的醫療器械,只有植入人體,用于支持、維持生命,對人體具有潛在危險,對其安全性、有效性必須嚴格控制的醫療器械方才歸入這一類別,比如人工心臟瓣膜、人工腎、X線治療設備、CT設備等。按照規定,只有三類醫療設備醫院才能收取檢查費用,這一資質的獲得,將解決AI類醫療產品商業模式的最終落地。

武漢抗疫戰中的出色表現,為他們在醫療界贏得了口碑,他們承諾所有新冠肺炎產品在中國境內都免費捐贈,“但因為這個事情給我們公司的技術背書,很多醫院,甚至包括地方衛健委都很信任我們的全線解決方案,我們參加了好幾個項目的招投標。”

吳甘沙說他有時會跳出來看過去的這幾個月,1月23日下午,他去一個老股東那邊坐了坐,聊完已是下午將近4點,“當時很猶豫要不要去下商務辦公室,下午3點半那邊就要關門封樓了,我想了想,就算了,反正七天后就上班了。”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疫情發生后,商務辦公室直到2月23日才獲準開門,他只能在研發辦公室辦公,“這個事情讓我想到,世事無常,計劃并不在你我手中。”

疫情的全球蔓延,一方面將所有企業都置于前所未有的風險中,另一方面也使得無人化、智能化成為社會性普遍剛需,“天賦使命,這一場危機里的確有老天給我們這個行業的發展機會”,但吳甘沙深知“After Covid-19”,一切穩固的都有可能搖動,更何況只是某種理論上的機會,“這個時間窗口并不長,我們需要增加對政策和客戶需求的敏感度,在這么一個短短的時間窗口里,交付出真正能用、可用又好用的東西。”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總第63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黑红梅方王保单机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决定 浙江体彩6十1专家 湖北11选五任三遗漏 青海11选5全天开奖号 基金配资哪家好 上海快3怎么算 极速飞艇购彩计划 原始股骗局一般多久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管家婆资料大公开 山东11选5网上购买 广西11选五走势图 配资平台排名 江西快3预测准的方案 股票股市论坛